关于知识收费说明

在信息安全这个圈子里、曾经流行过这样六个字“免费、自由、共享”;不惜感慨曾经的互联网就像18岁的小姑娘那般纯洁……“容我抽根烟,幻想三秒钟”

本站成立初衷只想给大家一个好的学习平台,让新生不走太多弯路,因此刚开始所有课程全部免费;后来发现这样免费下去培养出的是更多伸手党,我们拒绝伸手党,我们要的是免费、自由、共享精神,要的是大家能够一起精进……


在这引申一篇苑老师的帖子“我每周都会以邮件的形式向公司全体员工发布一份“信息安全周刊”,其内容主要以员工的安全意识培训为主,截止到去年,已经坚持了3年多的时间。

一直以来我对这份“安全周刊”的内容都要求很高,既要结合实际情况又要科普易懂,既要主题清晰同时又要言简意赅不能拖沓冗长,真真是费了一番心思。我一直都非常自信自己的这份付出是有价值的,我相信我们公司员工的安全意识一定比别家都强,因为他们读过我这份“安全周刊”。

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那是去年的阿里安全峰会,我在会场巧遇了两位前同事,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告诉我,其实一直以来我发布的“安全周刊”他们几乎从没看过,而且其他同事也几乎从来不看。

其实冥冥之中我对这个结果是有预感的,所以听两位前同事说起时并没有特别意外,只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工作太过自信,所以从内心里一直都不愿去面对这个答案。每当有所怀疑的时候,我都对自己说:“我写出这么好的内容,同事们怎么可能忍心不看,他们一定每周都在盼着看我的周刊呢!”

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是个结,为什么会这样?我这样做是否真的有价值?我的周刊为什么没有得到应有的价值体现??

年前我读了马伯庸的新作“显微镜下的大明”,文章本身读起来可谓丝质顺滑,不知不觉就看完了。十分钦佩马亲王的文字功底和治学的严谨态度,但同时给我留下极深印象的还有『和菜头』给本书做的序,序言中,当『和菜头』得知马伯庸最初是把文章免费放到网上谁爱看谁看时,他立刻命令马伯庸将已经发布的文章全部删除,然后写了下面一段话:

“把文章放在网上让所有人都可以看,意思是让大众来做选择和评判。但是,并非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应该交给大众来作这种评判。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,大众并不具备评判价值的能力。如果把这个权利交给大众,那么毕加索永远没有出头之日,因为他的画没有杨柳青的年画好看,他画中的人物根本就画的不像;《理想国》也根本不能出版,因为它的文笔远远不如《小时代》,它甚至都算不上个故事;如果大学的研究项目是用民选方式决定,那么论文会变成清一色的《论长腿呕巴的七个魅力》或者《明星离婚学》。

学人经年累月地研究,试图弄明白一个问题,这样的努力和付出,如果还需要和八卦新闻和网文段子同场竞技,以此换来几个点击,那简直可以说是对学问的羞辱了......”

最终,马亲王的这篇不足4万字的文章,以10万元人名币被识家买走版权,并最终成为我看到的版本。

文章看了两遍之后,我沉思良久,终于心中那小小的疑问似乎有了一定的答案,我的付出没有产生该有的价值,究其原因,是因为我的免费提供,使得别人忽视了它的价值,也正是因为免费,我的投入和产出严重失衡,我这样做并没有取得全员安全意识的提升,更没给公司创造价值,甚至于公司层面其实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价值,所以是我的错。

这是一个商业的时代,作为一个有情怀而又足够努力付出的人,不能只谈理想和情怀,谈钱完全不必觉得羞耻。我曾在一篇文章中阐述我的完美主义价值观,一个真正的完美主义者不是只有牢骚、抱怨和负能量,他们真正的诉求是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,如果免费正在让世界变得越来越无视有价值的东西,并因此让世界变得丑陋,那么我至少要通过收费这件事情,确保让人们意识到其中的不同,确保在别人不具署名抄袭我的成果时,会因为其付费的行为而给与了应有的重视,这时我的价值才得到了真实的体现,这种体现一方面是对我自己资源消耗的体现,同时也是对用户产生的影响的体现,世界也会因此变得美好一点点。

因此我现在提出一个可能毁三观的观点:当代人类社会,也许只有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关系,才是唯一可靠和稳定的社会关系。所有的免费经济,其实都是毒药,长远来看,好东西都应该用价格体现其价值。2017年,免费经济的时代已经结束。

写到这里,我想稍微延展一下我这个突如其来的观点。

我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,几乎是凡事不求人,而且生怕有什么事麻烦了别人而欠下人情。年轻时我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一种美德,而且会因此受到别人的欢迎,但渐渐我发觉,如果你不和别人扯上金钱关系和人情关系,别人就永远不会把你当作自己人,理由就是,你和他没有“关系”。其实本质上,人情关系也是金钱关系的具体体现,所以你最好早点和别人扯上乱麻一样的金钱关系,因为只有这样,你们之间才可以建立起现代社会最基本的信任,你们彼此才能从共同的利益出发去做事,所以如果只谈感情和情怀,那才是真的在耍流氓。

我不否认人类有所谓的奉献精神,在不求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会去帮助别人,这是人类的优秀品质,是最可宝贵的东西。但从社会层面的角度来讲,我不敢追求全社会都只讲奉献,那样的社会不但不是美好的未来,相反只有毁灭。

那么既然必须收费,首先你的产品功能必须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,即别人没有、别人不会,或者是既得利益团体为了保持其垄断壁垒而不愿让他人知道的“干货”。

另一方面,如果你的产品从功能上并不比竞争对手更有优势,那就需要在用户体验和使用效率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。以知识经济为例,如果你讲的知识点是所有书上都有的,那么用户为什么不去随便买一本数自己回家看?所有收费提供的知识至少要能够提高用户的学习效率,因为我们大部分买回家的书基本都没怎么看过,所以买书并不是知识消费,书籍本身也谈不上知识服务。

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稀缺,所以知识服务单就提高学习效率、节省学习时间这一个角度,就已经具有了非常大的价值。

当然,如果你的产品和服务都不具备任何不可替代性,而只是在贩卖情怀和心灵鸡汤,那么这种收费我称之为骗子。

现代社会是由超级分工协作的人群组成的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独自生存。上周我自己烤出了一个很成功的面包,但那是因为有专门的人在生产糖、盐、牛奶、黄油、面粉等等这些东西,而且有专门的人负责销售贩卖这些东西,所以我才有可能烤出一个最终的面包来。我不需要自己养牛挤奶、种麦收割,我只需要消费购买这些别人的不可替代性来满足我的需求,而我以付费的方式换来食材的过程,其实是为我节省的时间体力等资源消耗付出的金钱成本,从这个角度来讲,货币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(甚至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),它给了人类等价衡量几乎一切商品的可能性。当然具体消费多少,则取决于你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不可替代性的多少。

知识产品不同于普通商品的特点在于,一旦掌握知识,或可提升你认知世界的能力,或可提升你的职场个人价值,你将因此获得更广阔的认知能力,和更好地事业发展空降,也许你的人生因此而变得不同。”


看完苑老师的文章我又抽了根烟,深思了三分钟,俺与各位老师商议决定本站部分教学视频实行变相收费,目的在于拒绝伸手党……

收费视频实际可免费获得观看权,当然你有钱,愿意为本站服务器出点力,可以直接用RMB支付;参照如下步骤免费获取观看权:

1、点击个人头像——点击个人设置——点击邀请码——点击复制邀请链接——发送给你的好友;

2、点击本站任何一套教程——教程的右上角有分享按钮——点击分享给对应好友(注册时一定要告知好友你的邀请码)

邀请好友注册成功,你将获得十元面值的优惠卷,可叠加、可用于本站所有收费视频。

我们还很年轻,离不开您的批评和建议……